贵州教育网| 贵州教师服务网| 贵州学习网 全省教育宣传通讯员QQ群:399795339 教研学习交流QQ群:612573886 旧版入口|英文网站
当前所在位置:必赢亚洲官网 » 校园文化 » 风采展示
方言小品《拍卖》
 字号:[ ]  [打印文章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拍 卖

 

作者:龚咏军

时间:现代

地点:学生杨秀才家

人物:杨秀才,11岁,小学六年级学生,品学兼优。
杨伟,38岁,返乡农民工,杨秀才的爸爸,读过小学二年级,性格古怪,不通情达理,但够义气。
老师,39岁,男,中学老师,大学本科文化,为人和善,知书达理。

幕启:一张桌子,三张板凳,一把靠椅,桌上放有一个茶壶,两个茶杯,书包和书、笔等。

出场:周末,杨秀才在家认真做作业,妈妈赶场不在家;杨伟干完农活,扛着锄头一跛一拐的唱着山歌:这山就没得那山高蛮小娇妹我的情郎哥,那山娇妹在捡柴烧,哪年哪月你同到我蛮小娇妹我的情郎哥,柴不要你弄来那水不要你挑。已经到了家门口。

杨伟:党的政策就是好,农村困难有低保,生了大病不要怕,到了医院有医保,日子倒是好过了,就是瞌睡还睡不好。哪样嘛!谈来谈去还不是为我家阿凯崽崽读书蛮,他叫杨秀才,待我们寨上读六年级,成绩就好给,好多凯学校都来找过我,贵阳阿凯学校还和我说:如果送待他们学校去读,二天包了让我家崽崽考待美国去读麻将理工大学。阿光是说嘎,我又不晓得哪凯学校好,一天脑壳都唵破了,帮老子逼急了的话干脆把崽崽拿来拍卖了,阿些学校要来争哇,我看他们啷凯搞,(进了家,看到儿子正在做作业,跟儿子打起招呼)。

杨秀才:爸爸,你活路做完了?

杨伟:恩!幺,帮爸爸倒杯茶来。(边说边把锄头放在一角,儿子帮其倒茶)。

杨伟:幺,作业做完没打?

杨秀才:还有点点就做完了,爸爸。

杨伟:恩!幺乖,等你中考了,爸爸带你到广州去看天安门。杨秀才:爸爸,天安门在北京呢!

杨伟:噢!是待北京哈,麻皮才将个做活路回来,隔壁你家灰狗幺爷弄些麻糖酒我扯,管把我脑壳扯昏了(叫儿子继续学习,自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,还打起了呼噜来,老师上场)。

老师:哎呀!教书苦,教书累,教书经常被人误会 ,就拿我们乡来说吧,你辛辛苦苦教几个好学生出来,看到要读初中了阿些家长就管帮阿仔仔送待县城去读了。送上去了就不管咯,崽崽些今天不是网吧跑,明天就是游戏厅头泡,搞了几年,烂菜了哇,又送待我们乡来哇,一考不好瑟,又说这些老师一天是胀干饭呢,你们说这是不是活受罪。今天是周末,我去杨秀才家看哈是哪样情况(敲门喊人,正在做作业的秀才叫爸爸去开门)。

杨伟:正要睡着呢,是哪凯雀雀呆外头乱叫嘛(不情愿的起身开门,看到老师站在门前,感觉很陌生)。

老师:请问 你 是 ?

杨伟:不看你个子比我高蛮,老子家伙就上身了嘎(装着要打架的样子)

老师:你这个人囊凯没有得礼貌呢

杨伟:怕你是搞反了!我没得礼貌,你跑待人家屋来问我是哪凯,一点江湖规则都不讲,老子懒得理你 (转过身又躺在椅子上装着睡觉,同时秀出才走过来向老师问好,请老师进屋,给老师让座,倒茶)。

老师:秀才,他是你家哪凯哇(老师指着杨伟问秀才)。

杨伟:他是我家爹 (杨伟突然站起来指着秀才,老师瞪大眼睛看着他,有些不解)。

杨秀才:爸爸!(秀才站起来大声提醒爸爸)
杨伟:喔!管搞反了,我是他家爹(喝了些酒,头还有点晕)。

杨秀才:老师,我家爸爸呆外面打工七八年了,上个月才回家(老师这才明白,同时秀才向老师打声招呼出去玩去了,现场只剩杨伟和老师)。

杨伟:黄鼠狼来待鸡来拜年,是想吃(qi)鸡肉哇(躺在椅子上故意叫嚷)。

老师:耶!杨哥,你这话是哪样意思啊。

杨伟:我哪样意思都没得,我是想哪样就说那样嘎。

老师:好!我也是想哪样就说哪样,来的目的是叫你们下学期把秀才送到我们学校读初中。

杨伟:我家阿崽崽读不起你们阿凯学校嘎。

老师:杨哥说哪样话哟,哪凯不晓得你家崽崽基工好嘛。

杨伟:哪样!鸡公,我怕鸡母喏,你是哪样意思哇(突然站起来大拍桌子质问老师)。

老师:哎哟,杨哥,息哈火嘛!你想歪了,是基本功,还不是我们乡的老师教出来的蛮。

杨伟:哼!教出来的,小时候我家待毛花顶坐,教我们阿凯老师叫李文亮,麻皮小学都没读毕业就来教我们,教室也没得凯,就管是他家阿凯烂堂屋。

老师:阿凯时候条件差瑟,国家又缺人才,特别是偏远农村,连个正规的师范老师都很难找。

杨伟:有天他教我们读“春晓”,我学哈他哇:“春晓”,春眠不觉晓,处处蚊子咬(学着童年时老师教书的样子,一手拿着课本,一手在身上抓来抓去)我们字都认不倒凯,天天读望天书,他囊凯教我们就囊凯读噶。

老师:可能是他教的时候,阿蚊子正待咬他,所以就“条件反射”了瑟。

杨伟:我晓得哪样“条件反射”哟,阿倒有你说的喔,憨还有次呢,阿又啷个说呢?

老师:还有哪次哇。

杨伟:有天咯上早课,他阿婆娘跑来和我们说:你们管自习哈,你们阿老师瑟昨天晚上半夜昼就管老起哗口打田去呢。妈耶!最后一节课他才绰一绰的搞起来,打凯光脚板,裤子又是卷起的,穿凯烂背心,脸都没有洗,身上到处是泥巴嘎。老师:哎哟!阿个时候天太干了,生活紧张,老师们又没得几分钱。

杨伟你又是不晓得我阿个时候才开始发目,连一二三都不晓得数,他阿节课不啥,管是闭起眼睛在教我们,问我们班一加一等于好多,我们说等于二,二加二呢?我们说等于三。第二凯星期运气不好着他抽到喏,喊我起来答二加二等于好多,你不晓得我当时好自信啊,站起来就回答:老师,二加二等于三,结果三秒钟不到我这背上了就起来三根红梗梗(回忆当年场景)。

老师:哎哟!阿些成年旧事你就不要计较了嘛,老师也是为你好,我看杨哥是在用老眼光来看新问题,现在读书条件就不一样了瑟。

杨伟:我管不懂哪样是哪样嘎,反正你来迟一步了,我管帮我家崽崽拿来拍卖喏,你们阿凯学校管着我PK出去了。

老师:哪样!拍卖了,你呀你呀,一天才想得出来哟,崽崽也要拿来拍卖,哪有这回事嘛。

杨伟:反正县城和贵阳好几所学校都来找过我了,到时候我看哪凯学校出手大方我就把他送到哪个学校。

老师:你呀你!阿些学校都是些私立学校,他们肯定要花重金去挖学习好的学生瑟,要是有他们阿个说得好瑟,憨浪多差生他们啷凯就不要呢?

杨伟:你也为人家是哈儿咯,这叫一分钱管一分货,难道人家要花浪多钱去买个冒牌货咯!

老师:是瑟!“一分钱管一分货”,老师们辛苦培养出来的好货都被你们拿来卖了(指着秀才的爸爸,很生气)。

杨伟:我看你是搞反了,我阿崽崽要由你来管咯,他阿成绩好又不是你们教出来的,管是菩萨保佑呢。

老师:你阿脑壳一天待想些哪样啊,又扯待菩萨上去了。

杨伟:我阿脑壳是不晓得想哪样嘎,我只晓得阿年个我背起我家崽崽待火炮顶去朝山,活菩萨和我说:我看你家阿凯崽崽瑟管长得有点邪咯,明天不待我牵两凯羊子来拜哈,怕二天个比你都没得出息嘎,秀才这凯名字就是阿凯活菩萨改呢了嘛。

老师:嘿嘿!憨你阿凯名字又是哪凯改的呢?杨哥!

杨伟:你谈起我这凯名字老子就鬼火冲,要不是我家伯伯待我改这凯烂名字瑟,老子今天早就当局长了。

老师:哪凯不是听说你以前是吊儿郎当的哇,看来你是人穷怪屋基,房子漏怪隔子稀啊,憨你是哪样名字哇,杨哥?

杨伟:我是杨伟!(非常气氛的说出杨伟二字)

老师:你是杨伟,这凯名字和太监一样,是有点邪给(故意说些难听的话,让他生气)。

杨伟:你才套打啊,不说这个了,反正我阿凯崽崽是拿来拍卖的,只要你们学校舍得出钱。(提出条件)
老师:好嘛,我看你家这栋房子还漂亮给,问哈杨哥是哪些人出钱帮你家修的哇(低声质问)

杨伟:是乡政府瑟,又不是你们学校。

老师:恩!你家老汉和你家老妈吃的低保又是哪个帮你家办的呢?

杨伟:你以为是你喏,肯定是乡政府瑟。

老师:那就好喏,有句话说的是人民教育政府办,办好教育为人民,你不支持我们学校工作,就等于你不支持地方政府办教育,也等于你不支持家乡发展教育,你说是不是?

杨伟:哎呀!你文字篇篇呢我又说不赢你,不过话说回来,才将个和你说阿些都是扯谈的,说句老实话,我就是怕送待你们学校去了搞熄火,我出去浪多年了管不晓得你们阿凯学校是哪样子噶。

老师:哎哟!你放心你放心,我们阿学校头阿些老师大部分都是大学本科毕业,年轻有为,个个血气方刚的,再说现在这些领导不卅,管理非常到位喔。

杨伟:你们阿些校长主任我又认不倒!你们阿教办办长是哪凯哇。

老师:哪凯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这学校风气非常好。

杨伟:我怕你是吹梅天亮家死牛皮啊,有点不相信给。
老师:你不相信就去问梅天亮嘛,阿天开家长会他都说我们学校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学生们现在安逸瑟,国家又实行”两免一补”,对成绩好的学生还要加大奖励,老师们的积极性都很高哦。
杨伟:我还是怕你吹死牛(看着老师半信半疑)。
杨秀才:老师郎凯和你吹牛嘛,爸爸,你出去那么多年了,又从来都没有好好管教过我,我能有今天的好成绩,全都是靠老师们的辛勤付出!对于我来说,他们才是真正的活菩萨。(秀才正好回来听到爸爸和老师在为自己读书的事发生争执,出面帮老师说话)
杨伟:你懂凯哪样铲铲嘛,我送你几颗花生米你就认得老子了嘎(示意秀才不要插嘴)

老师:这样,我今天就在这点当着你的面向你和父老乡亲们保证,如果你们家崽崽送待我们学校来成绩搞熄火了,你就说我是吹牛的,以后我就不待我们乡教书了。

杨伟:是真的!(看着老师,开始相信了)
老师当然是真的了!(秀才也帮着讲)

杨伟:好,反正我家崽崽送来搞熄火了,你就管要离开这里,到时我们就喊你“吹牛不要肚脐盆”。

老师:哈哈

杨伟:这个蛮还基本放心了。我算哈哇,政府帮我家修房子就花了5万块,还有帮我家老把把和老嘴嘴解决低保一个季度是600块,我家崽崽送待阿些学校去读,不打折都才管2万块,哈哈!还是待我们乡读书划算,恭喜你们学校拍卖成功!

老师:哈哈!你才有意思啊,不光是你们阿凯崽崽要送来读,还有父老乡亲们,家里的小孩不管成绩是好是坏,送待我们学校来吧,我们学校的全体老师会全心全意为乡亲们的孩子负责,为国家的教育负责。

杨伟:老师,你要啷凯表示呢?

老师:唵----你不会又要讨价还价吧。
杨伟:我的意思是如果要我表示的话,你就不走了,我们家圈(juan)头阿些鸭猪崽今天才割,碗头还剩得有十几凯猪卵蛋,等秀才家妈赶场回来了再拿出来炒起,我们下烧酒喝。老师:算了,算了,我还有事情,改天请你到县城去吃(qi)螺丝肉嘛,我请客。

杨伟:好嘛,好嘛,我就不送了哈!
杨秀才:老师,等等,我来送你。
谢幕-----

上一篇:
下一篇: